Facebook股价飙升4.5%!扎克伯格 5 小时舌战群雄实录

640.webp

品牌几何编辑部:这是 facebook 成功的公关以及营销案例, 市场反应也极为正面,当日 fb 的股票创下了近两年以来的单日最大涨幅。今天就来看看小扎如何向我们展示,品牌危机中一个优秀发言人的作用!

640.webp (1)

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克出席参议院听证会

美国时间4月10日,全球最大社交媒体Facebook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在美国参议院司法与商业委员会的联席听证会,宣读声明“认错”。这不是一次闭门会议,而是需要面对来自国会参议员的质询,而且是直播的质询会议。

对目前的Facebook来说,这两场听证表现非常关键。除了向公众披露“数据泄漏事件”的更多细节,也可能会影响Facebook未来产品甚至商业模式的走向,以及可能出台的监管条例。当然,还有股价。

此次听证会亦被美国科技界广泛关注,包括2016年美国总统民主党竞选人Bernie Sanders等多位参议员都表示,推特、苹果、谷歌、亚马逊等科技巨头都收集了大量用户数据,国会必须决定是否以及如何强化互联网隐私标准,确保为消费者提供足够的透明度来作出知情决策。科技不能没有底线。

视频链接:https://v.qq.com/x/cover/435nqw66x9zh6sc/f0627200qij.html

在听证会上,扎克伯格面对多达43名参议员提出质问,并且解释Facebook是如何损害数千万美国人的隐私,并帮助传播虚假新闻和俄罗斯的虚假信息的。

在美国国会听证会将近一个月前,有消息称,与特朗普总统的竞选活动有关联的数据公司——剑桥分析公司(Cambridge Analytica)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访问了多达8700万Facebook用户的信息。

数据丑闻使Facebook市值蒸发超过五百亿美元,引发了大西洋两岸的政治审查,甚至提出了一个曾经不可想象的问题:扎克伯格是否应该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。它也重新点燃了人们对Facebook对世界隐私、公民言论和国内机构影响的长期担忧。

1

这是扎克伯格首次在国会作证。33岁的扎克伯格把平时穿的灰色t恤和牛仔装换成深蓝色西装和浅蓝色领带。

“我们对自己的责任没有足够的认识,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。这是我的错,我很抱歉。我创建了Facebook,运行它,我需要对这所发生的一切负责。”

几十名参议员试图在马克·扎克伯格在国会山的首映式上抨击他。然而,似乎没有一个问题能够让这位年轻的CEO受到重大打击。

在长达5个小时的听证会上,他回答了Facebook的数据收集实践、公司所谓的垄断权力以及他对监管互联网公司的看法。

有44位参议员提出问题,但每个人只给了5分钟的时间,所以其实每个参议员所能够追问的问题和对这位CEO的质询都是有限的。

或许,最令人难忘的消息来自参议员约翰•肯尼迪(John Kennedy),他抨击Facebook的服务协议条款复杂。

“Your user agreement sucks,” said Kennedy, a Republican representing Louisiana. “It’s not to inform your users about their rights. I’m going to suggest to you that you go back home and rewrite it.”

“你的用户协议糟透了,”代表路易斯安那州的共和党人肯尼迪说。“这并不是要告诉你的用户他们的权利。我建议你回家重写一下,然后列出了Facebook应该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来改善数据隐私——但扎克伯格却反复称,这些措施已经到位。

“It’s extraordinary to hold a joint committee hearing. It’s even more extraordinary to have a single CEO testify before nearly half the United States Senate,” said Sen. John Thune, chairman of the Commerce Committee. “Then again, Facebook is extraordinary.”

“举行联合委员会听证会是非同寻常的。在美国参议院将近一半的议员面前,只有一个首席执行官作证,这更不寻常。“话说回来,Facebook是非凡的。”

当被问及为什么人们现在应该信任他时,扎克伯格承认,在他承诺做得更好的几年之后,“我们在管理公司方面犯了很多错误。”

“It’s pretty much impossible to start a company in your dorm room and grow it to the scale we are at now without making some mistakes,” he said. Now, however, “I would say we are going through a broader philosophical shift in how we run the company.”

他说:“在你的宿舍里开一家公司,并把它发展成我们现在所处的规模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然而,现在,“我要说的是,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更广泛的哲学转变,即我们如何管理公司。

视频链接:https://v.qq.com/x/cover/435nqw66x9zh6sc/q0627khcefh.html
他说,Facebook的大部分历史都专注于“构建工具”。现在,Facebook认识到有必要“发挥更积极的作用”。

2

虽然扎克伯格对Facebook在防止平台滥用方面的缺点负责,但他反驳了Facebook是一个垄断企业的说法,并重申Facebook将自己视为一家科技公司,而不是一家媒体公司。

“I agree that we’re responsible for the content, but we don’t produce the content,” he said.

我同意我们对内容负责,但我们不制作内容。

这个表述界定了Facebook在历史上对其平台上的监管内容的责任——或者更准确地说,它缺乏监管内容。

他还为该公司的核心业务模式进行了辩护:将个人数据用于目标广告。

“We think offering an ad-supported service is the most aligned with our mission to connect everyone in the world. We want to offer a free service that everyone can afford,” he said.“

我们认为,提供广告支持的服务是最符合我们的使命,让全世界的人都能联系到一起的。”我们希望提供一个人人都能负担得起的免费服务。

然而,扎克伯格表示,永远都是免费的社交网络的商业模式,其实也为付费服务的可能性留出了一些空间。

并不是所有的参议员都相信扎克伯格的保证,也有的强调了监管的必要性。

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•布卢门撒尔(Richard Blumenthal)表示:“我们以前看到过多次道歉。”“我的感觉是你不知道如何改变自己的商业模式,除非有特定监管规则….由一个外部机构强制执行。

扎克伯格表示,他对监管持开放态度,包括要求公司在72小时内将数据泄露通知用户。但他也承认,推动更多的监管可能最终会让Facebook等大公司受益,但可能会牺牲下一个Facebook的诞生。

“Part of the challenge with regulation, in general, is that when you add more rules that companies need to follow, that’s something that a larger company like ours has the resources to do,” he said.

“总的来说,监管的挑战之一是,当你增加更多公司需要遵守的规则时,像我们这样的大公司就有资源可做。”

640.webp (2)

3

看来,马克·扎克伯格周二参议院委员会的听证会上,全身而退,而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多数参议员并没有实际证据来质问Facebook如何运作的问题,其问题的解决方案是什么。

CNN 报道指出,扎克伯格听证会的第一天清楚地表明,在21世纪的技术问题上,许多美国议员都是文盲, 国会其实根本不了解Facebook。所以媒体报道指出,这场听证会,扎克伯格全身而退,美国国会输了。

最引人注目的是加州参议员卡玛拉•哈里斯(Kamala Harris),他向扎克伯格施压,要求他解释Facebook在Facebook平台以外的用户活动有多么广泛,以及为什么该公司在2015年没有通知用户他们的数据与剑桥分析公司(Cambridge Analytica)共享。

但在很多情况下,议员们似乎只是问扎克伯格Facebook是如何运作的。有几个问题显示了对平台及其业务模型的基础知识的无知。

“你如何维持一个用户不为你的服务付费的商业模式?”参议员Orrin Hatch问道。

“参议员,我们做广告,”扎克伯格回答。

“你会在你收集的分类上存储多少个数据类别?”参议员黛比费舍尔问道。

“参议员,你能解释一下你所说的数据类别是什么意思吗?”“我不确定这是指什么。”

肯尼迪:“你愿意回去工作,让我有更大的权利来删除我的数据吗?”

扎克伯格:“参议员,你可以删除所有的数据,或者删除你所有的数据。”

肯尼迪:“你愿意扩大我的权利,禁止你分享我的数据吗?”

扎克伯格:“参议员,再一次,我相信你已经有了那个控制。”

肯尼迪:“你愿意给我在Facebook上获取我的数据并将其转移到另一个社交媒体平台的权利吗?”

扎克伯格:“参议员,你已经可以这么做了。”

参议员们缺乏理解,使得扎克伯格回避了一些重要的、没有回答的问题,比如Facebook的数据监控的程度,以及为什么该公司对用户的数据使用方式不透明,以及如何滥用这些数据。

参议员们的问题也缺乏重点。这些问题涉及到诸如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问题,以及在竞选广告中缺乏透明度——这些问题最近几个月一直困扰着Facebook,但所有不同的问题都需要不同的解决方案。

即使是在数据隐私问题上,参议员们也向首席执行官们施压,要求他们解释为什么用户可以信任Facebook,而不是采取什么具体措施,让用户对自己的数据和共享方式有更大的控制权。这让扎克伯格有机会回到他熟悉的主题:承担责任,让事情变得更好。在很大程度上,他们并没有追问他为什么几年前没有这么做。

也许扎克伯格唯一真正面临压力的时候是,当哈里斯敦促他解释为什么Facebook没有在2015年向公众披露《剑桥分析报告》(Cambridge Analytica matter)的时候,以及为什么它一直等到今年的媒体报道才被迫这么做。

“Are you aware of anyone in the leadership at Facebook who was in a conversation where a decision was made not to inform your users?” Harris asked. “Or do you believe no such conversation ever took place?”

“I am not sure whether there was a conversation about that,” Zuckerberg said.

“你有没有意识到,在Facebook的领导层中,有谁曾在一场谈话中决定不通知你的用户?”哈里斯问道。“或者你不相信有这样的谈话吗?”

扎克伯格说:“我不确定是否有这样的对话。”

其他参议员提出了一些看似重要的问题,扎克伯格之所以能够逃避是因为他们的措辞方式。他回避了有关Facebook使用个人数据以赚取广告收入的问题,因为他们建议Facebook出售这些数据。(它会交易数据,但技术上不会出售。)

在听证会前几天,扎克伯格与律师、顾问和顾问进行了严格的培训。他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冷静和权威,并且在回答问题时表现出了懊悔和尊重。

参议员们所问的问题并不具有真正的挑战性; 比如: 他们问:扎克伯格承担责任吗? 是的,他做到了;Facebook负责保护用户内容吗?是的。它对监管保持开放态度吗?是的。

每当一名立法者指出Facebook做错的事情时,他就会说这家公司做得对。每当他不能回答一个问题时,他只是承诺过一会儿再具体答复。

也许没有更清楚的迹象表明扎克伯格没有受到什么伤害,因为他有机会从质疑中脱身,他回答道:“我们可以做的更好。”  “We can do a few more.”

在听证会前的几天,Facebook发布了一系列产品和政策更新,以解决有关数据隐私和选举干预的担忧。扎克伯格,曾经是腼腆的他,也开始了一次道歉之旅,这是一次罕见的媒体闪击战的一部分。

在幕后,扎克伯格和他的团队过去一周在Facebook的会议室(看起来就像一个国会听证室)里举行了模拟听证会,看起来就像一个国会听证室。扎克伯格计划在议员面前忏悔。他将为Facebook讨一个说法——为什么Facebook 它能帮助人们的生活——并在合适的时候,准备好反击。

“他很紧张,但他真的很自信,”消息人士说。“他是一个聪明的家伙。”

总体而言,投资者似乎喜欢他的表现。Facebook股价收盘上涨4.5%。

不仅Facebook 的股价上涨,美国科技股周二普涨,苹果收涨1.88%、谷歌母公司Alphabet收涨1.61%、亚马逊收涨2.14%、推特收涨5.43%。推特在小扎听证会期间盘中一度涨超7%;标普科技指数曾触及盘中高点1156.73,涨幅达2.6%。

扎克伯格还将于美东周三上午10点出席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的第二场听证会。市场除了关心Facebook正在遭遇的创立以来最大危机,还担心这场信任危机可能重塑整个互联网行业。英国隐私监督部门信息专员办公室(ICO)近日表示,Facebook备受争议的“数据门”事件会改变互联网行业的游戏规则。

4

最后,让我们来提炼这几个小时里透露出的重要信息:

1、不排除推出付费版Facebook

扎克伯格两次被问到是否会推出付费版Facebook,让付费用户免看广告。扎克伯格的回答是“一直会有一个免费的Facebook”,当被进一步确认“是否会考虑推出付费版”,扎克伯格说这个想法“值得考虑”。

2、支持监管

此前扎克伯格已经表态并不反对监管,支持Honest Ads Act法案。这次听证时再次被问到监管问题,扎克伯格说:“我的立场不是不应该有监管,我认为问题在于随着互联网在人们的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,什么才是正确的监管。”

3、没有监听用户信息,删除数据包括注销和彻底删除

关于是否会存储用户的短信、位置等信息,扎克伯格称会,但是是经过用户允许的。

被问到是否会真正删除用户数据,扎克伯格称,删除包括注销(deactivate)和彻底删除(delete)。注销意味着用户可以随时激活账号,彻底删除意味着在一定时间内,Facebook会从系统中完全删除用户信息。

4、关于CA事件决策过程,以及Facebook是否对保守派存在偏见

关于Facebook是否对保守派存在偏见的问题,扎克伯格表示,Facebook本身坚持中立,但强调硅谷这个地区本身政治倾向十分明显(偏左派)。

除了这些,扎克伯格的回答大多数还是重复他此前在Facebook上发表的回应,以及“我们会继续跟进这件事情”。也许是说了太多遍这句话,《华盛顿邮报》记者Dana Milbank在听证会后发表文章说,扎克伯格把关键问题都留给了成年人。

1baf000fc88ff57a5f75

 今日话题 

对于扎克伯格在国会上的公关表现,你怎么看?

在下方评论中与我们一起交流吧!

 素材来源 ✎ 继民财经汇(ID:jimincaijing)、第一财经周刊(ID:CBNweekly2008)

 编辑 ✎ MM酱@品牌几何 

转载请注明以上信息,否则一律视为侵权

微信图片_20180226123550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品牌几何 » Facebook股价飙升4.5%!扎克伯格 5 小时舌战群雄实录

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